注冊

專訪 | 華南理工大學老校長劉煥彬:情系桑梓,余熱生輝


來源:鳳凰網廣東綜合

7月的廣州,天空中懸著火球般的太陽,熱的好像個蒸籠,連云彩也好似被太陽燒壞了,消失的無影無蹤。走進華南理工大學,樹影婆娑,鳥語花香,盡南國風光之嫵媚,站在教學樓旁的百年老樹下,呼吸著草木芬芳,不由得心情也仿佛多了一份寧靜平和。穿過資源與造紙工程樓,在制漿造紙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五樓,鳳凰網廣東見到了華南理工大學老校長劉煥彬院士。,,

7月的廣州,天空中懸著火球般的太陽,熱的好像個蒸籠,連云彩也好似被太陽燒壞了,消失的無影無蹤。走進華南理工大學,樹影婆娑,鳥語花香,盡南國風光之嫵媚,站在教學樓旁的百年老樹下,呼吸著草木芬芳,不由得心情也仿佛多了一份寧靜平和。穿過資源與造紙工程樓,在制漿造紙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五樓,鳳凰網廣東見到了華南理工大學老校長劉煥彬院士。

華南理工大學老校長劉煥彬院士接受鳳凰網廣東采訪

雖然已年近八旬,但劉院士依然風度翩翩、精神矍鑠,談笑風生間笑容可掬、親切和藹。出生于四十年代初的劉煥彬與新中國一同成長,他既見證了砥礪前行的中國,更身處其中,成為中國改革開放偉大進程中的親歷者、見證者和貢獻者。在波瀾壯闊、氣勢如虹的時代發展潮流中,劉煥彬院士作為一位科學家,始終行走在拼搏奮進的路上,不斷開拓創新,碩果累累。同時,作為一名有社會責任感的教育家,劉院士幾十年來不但勤育桃李,而且一直關心和積極投身各項教育公益事業,組織成立了多項教育基金回報社會,回報家鄉。

深耕教育一線,立德樹人以生為本

1960年,劉煥彬以優異的成績考入華南工學院(現華南理工大學)。1965年大學畢業后,懷揣教書育人理想的他選擇留校任教,他從1991年至2003年先后擔任華南理工大學副校長、校長,2003年退出校長職務后,他繼續擔任華南理工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在華南理工大學的發展進程中,劉煥彬是一個很有分量的名字。在他任校長期間,得益于他的嘉謀善政,華工的辦學水平一路直上,根據2002年《中國大學評價》上公布的數據顯示:華南理工大學在全國高校的綜合排名從1995年的第35位上升到2002 年的第20位,正式進入國家“211工程”和“985工程”建設行列,為華工的高等水平大學建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在教學與科研工作中,劉院士重視學科交叉與技術創新,重視研究成果產業化。他先后主持和承擔了30多項國家和省部級的重點科研項目,在數學模型與過程模擬、軟測量和智能控制、制漿造紙過程節能減排和污染控制等多個領域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發表論文350多篇,著作6本,授權發明專利21項,獲國家級獎勵3項,省部級獎勵12項?;谒呢S碩成果和貢獻,2000年當選為俄羅斯圣彼得堡工程院外籍院士,2001年當選為俄羅斯工程院外籍院士,2004年榮獲俄羅斯國家工程學突出貢獻“伊萬•古列賓勛章”,2013年榮獲首屆“葉劍英獎”。

從求學到任教再到行政崗位,2019年已經是劉煥彬院士與華南理工大學休戚與共的第五十九年。劉院士感慨道,“華工打下了我的人生底色,奠定了我的事業根基,讓我無論在教書育人和科學研究還是在學校管理中始終保持解放思想、改革創新、實事求是、敢于擔當的精神狀態,始終保持求索的習慣和進取的信念,這是華工給我帶來的寶貴財富。我感恩華工,是華工這個舞臺造就了我。”

“講奉獻,勤學習,做實事,創業績”是劉院士的座右銘。在出任華南理工大學校長期間和教書育人過程中,他經常以此對身邊人和學生言傳身教。直至今天,他依然把這句座右銘謹記于心,傳承后輩,正所謂一生師者意,常懷教子心。

情系家鄉教育,成立范劍冰獎教基金

生于斯,長于斯,客家人無論到走到哪都懷著一顆感恩的心,雖然身在廣州,但劉煥彬校長始終牽掛著家鄉梅州興寧,希望自己能為家鄉教育事業的發展出一份力。

2013年又正值劉煥彬母校興寧坭陂中學老校長、興寧著名教育家范劍冰誕辰90周年,劉院士用獲得首屆“葉劍英獎”的獎金作為種子基金之一,聯合加拿大溫哥華客屬商會會長范偉先生作為發起人,與興寧坭陂中學的熱心校友一起,發動熱心教育事業的愛心人士,三個月內共籌款2300多萬元,成立了“范劍冰獎教基金” ,用于獎勵堅持桑梓教育的優秀教師。劉煥彬院士親任基金理事會理事長。

談到范劍冰老校長,劉院士緩緩講述道,“在我讀中學那年頭,范劍冰校長對我學習生活的關心及人生的指導,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里。老校長樸實的語言,真摯的情感,諄諄的教導,殷切的期望,令我深受感動,至今記憶猶新,如在眼前。”

通過范劍冰獎教基金對突出貢獻教師、優秀教師頒發獎勵,激發了廣大教師扎根山區、愛崗敬業、艱苦奮斗的熱情,推動了興寧教育的發展。五年來,累計有46位教師獲得“突出貢獻獎”,每人獎勵5萬元;257名教師獲得了“優秀教師獎”,每人獎勵2萬元,共計發放獎金近800萬元。另外,還對家鄉教育設施等項捐款約400萬元。迄今, 范劍冰獎教基金本金己增加至3200多萬元。

華南理工大學老校長劉煥彬院士接受鳳凰網廣東采訪

劉煥彬院士認為,“社會要進步、國家要強大,教育是根本,一定要讓孩子們得到好的教育。”2005年,劉煥彬兄弟陪伴媽媽回鄉探親,當媽媽看到村里的小學仍破舊不堪時,決定捐出她多年積存的勞模和農村干部補貼金共3萬元用于學校維修。在媽媽行動的感召下,劉煥彬兄弟共捐款30萬元,并得到社會各界積極支持,共籌款85萬元,新建了三層教學樓,學校面貌換然—新。為了支持家鄉教育事業的發展,在劉煥彬兄弟積極規劃和組織下,于2006年在興寧成立了有600萬元的“張慶華獎學基金”,獎勵家庭困難而學習成績優秀的學生。十多年來,已有2500多人次得到資助。

興寧足球,一份無法割舍的情懷

梅州興寧是中國足球之鄉,生于興寧的劉校長對足球也有著奇妙的緣分。“童年時,家門口有一片較大的禾坪,是孩子們常常在一起玩耍、踢球的地方。那時窮沒有人買得起足球,我們就用樹上掉下來未成熟的柚子當做足球來踢,和伙伴們打著赤腳,肆意的奔跑搶球,那是我童年的快樂時光。”回想起小時的故事,劉院士笑得很開朗。他說,離鄉這些年,家鄉的一草一木、大小事情,甚至鄉親的一個笑容,都時常在腦海里回想起來。“這就是鄉愁吧,我很清楚自己從哪里來,我們客家人大概都有這種感恩和落葉歸根的情愫。”

受足球之鄉足球文化的熏陶,劉院士熱心發展校園足球。從1993 年至2005 年的十二年期間,他擔任了三屆中國大學生足球協會主席,組織了多次全國大學生足球聯賽,為促進大學校園足球運動的發展起到了積極的作用。他現在還是廣州恒大的足球迷。

今年5月,劉院士了解到一部名為《永不獨行》的勵志電影將在興寧取景拍攝,電影講述了一群熱愛足球的鄉村留守兒童在城市教練的幫助下,走出大山實現夢想的故事。劉院士瀏覽了故事梗概后表示,這部電影不僅宣傳了永不言棄、永不獨行的足球精神,更為重要的,表現了當今城市化進程中的痛點—留守兒童的教育問題。因此,劉院士在征得理事會同意后決定以范劍冰獎教基金的名義鼎力支持,贊助電影順利拍攝。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我國社會經濟的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青壯年農民走入城市,在廣大農村也隨之產生了農村留守兒童這一特殊群體。他們的父母為了生計遠走他鄉,外出打工,為城市建設和經濟發展作出了貢獻,但孩子們卻被留在了農村的家里。留守兒童與父母相伴的時間少,缺少愛的溫暖,在心靈上孤獨,在生活、身心健康、教育成長、安全等方面都面臨著困難。

劉院士認為,《永不獨行》這部電影能夠直面這一社會突出問題是十分可貴的。劉院士說:“農村留守兒童的教育問題是我國廣大農村,特別是欠發達地區基礎教育發展的突出問題,事關鄉村振興和我國現代化建設。推動鄉村和后發達地區青少年教育的發展正是我長期關心的問題,也是劍冰基金的宗旨所在。”

勤奮自立,成就學術之家

劉院士始終倡導家庭教育對孩子人格培養的重要性。作為一個教育家,劉院士認為青少年的教育應該依靠家庭、學校、社會三方合力。孟子曾說:“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家庭好,社會的良好運行就有了基礎,國家就會好。深受客家文化熏陶的劉院士十分重視子女的教育,以及家教和家風的傳承,用身教言教培育子女和后輩的成長。

談到家庭教育中的核心,他分享道: “首先,對后輩的教育要言傳身教,在家里要營造民主平等的氛圍,教育要以引導為主。無論大小事,盡量與孩子們商量討論,多聽取孩子們的意見和建議,這樣孩子們跟父母就能養成主動相互溝通的習慣,從而培養孩子的自信心。其次,要培養孩子的自主精神和能力。我們家有一個傳統,就是每個小孩都要做家務,而且要學會做飯,這件事很重要,養成勞動習慣和獨立生活能力將受益終生。自信心和自主精神,是孩子們成長過程中十分重要的兩塊基石。”

2014年,劉煥彬院士同兄弟三人商量后,決定用父母留下的30萬元遺產設立家庭教育基金,作為傳承良好家風的平臺,感恩先輩與維系家庭團結的紐帶,用于獎勵家中后輩在學業和專長培養方面取得的成績,鼓勵后輩互相學習,積極上進。正是劉院士家族中這種有魅力、有溫度、有深度的教育,使得家族誕生了不少優秀精英,有院士、教授、工程師、經濟師、會計師、企業總經理和副總裁等,可謂人才輩出。

”我們家沉淀下的家風和家教,概括起來是四句話:崇文重教,勤奮自立,感恩向善,和家睦鄰。長期以來,我們以此要求自己,以此引導和要求后輩們健康成長,成人成才”劉煥彬說。

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2019是華南理工大學成立的第67年,也是劉煥彬院士扎根教育的第54年。在探索和前行的路上,劉院士始終秉承著先行者不斷創新、不斷進取的勇氣和毅力,堅守著不忘初心,矢志前行的信念,為中國教育事業積極貢獻自己的力量。

作者:高雯婷、劉佳

[責任編輯:王鄔秋子]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熱點推薦

專題推介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女人体(1963)试看